歡迎來到優質糖酒網, 用戶名: 密 碼: 免費注冊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首 頁 業內動態 外貿新聞 安全質量 技術新聞 統計數據 企業快報 展會信息 健康美食 市場行情 酒水新聞
 葡萄酒 起泡酒 干白 干紅 白酒 啤酒 黃酒 保健酒
市場行情  
揭秘:周總理用三瓶茅臺酒喝服了許世友
【優質糖酒網】 時間:2013-11-27 來源:本站整理 【收藏本頁

  許世友這位傳奇式的將領,把喝酒作為看人老實不老實,豪爽不豪爽的重要標志之一。特別是盛年時,桌子中間放個大空碗,叫做滴酒罰一碗。他身后立一名衛兵。叫做監酒,不但監視誰耍滑,而且具體執行罰酒任務,和許司令同樣級別的上將,衛兵也敢動手得罪,叫做“各為其主”。

  一些吃過苦頭,被強迫吃罰酒的將軍免不了說出去,免不了有人向總理告狀訴苦。

  周恩來善于處理各種最復雜的矛盾,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。比如許世友,除了毛主席,等閑人說了話他不會老實聽;他性烈如火,連全軍敬畏的彭老總都說要讓他三分。對于這樣的同志,單純批評不解決問題,勸說效果也不大,說輕說重也不好把握。但是,總理心里有數,這種有著特殊經歷的義氣深重的人,一旦心服,他會說到做到。

  于是,當許世友到北京時,周恩來向這位嗜酒的司令員發起了“進攻”。

  “許司令哪,晚上沒事我請你喝酒。”周恩來親切邀請。

  “沒事,我沒事。”許世友兩眼大放光彩。他本來就崇敬周恩來,本來就喜歡結交酒友,并且也久聞總理善飲;如今聽說邀請,真有些“受寵若驚”,搓著兩只大手不知該怎樣回報總理,終于冒出一句:“下次我想法給總理打只豹子!”

  晚上,許世友滿心激動地如約赴宴,總理已經迎在小餐廳門口,拉住他的手說:“許司令,今天我們是小范圍宴請,盡可隨便。”

  真是小范圍。入席一看,只有周總理和他,再無第3人。要說有第3人,那就是上菜的服務員。上來四盤菜就站到一邊不動了。

  早就聽說總理招待客人是四菜一湯,果然不差。許世友不無遺憾:“總理,你到南京我請你吃野味,都是我打的。”總理笑著點頭,他相信,并且早有耳聞。


  “許司令,喝什么酒?”

  “總理定。”

  “總理,這,這怎么行?”

  “連我都喝不過?”

  “我怎么喝不過?”許世友著急又為難,“我怎么能跟總理賭酒呢,總理不信,另找個能喝的來……”

  “喝酒不論官大小,只論酒量大小。世友同志,你要是喝不過我,那就是吹牛。”


  “我要是喝不過總理,我、我……”許世友真被激起來了,腦袋晃動著朝前傾,像要在桌上尋找什么,終于找來一句話:“我給總理磕三個響頭!”

  “這不行,我不會磕頭。”

  許世友好象已經贏定了,粲然一笑:“我哪敢叫總理磕頭呀,我只要總理說一句話:“許世友喝酒無敵手,一點不吹牛。”

  “好,看你吹牛不吹牛。”周恩來親自給許世友斟酒。

  “不要斟酒,”許世友拿過酒瓶,豪氣十足,先聲奪人:“這瓶是我的了,總理你自便。”

  周恩來注目許世友,微微一笑,轉向服務員:“怎么辦?再給我拿一瓶吧。”

一瓶對一瓶,服務員幫忙啟封開蓋。
 

  許世友立起身,像血氣方剛的年輕人:“總理,我敬你,立地三杯。”

  他連干三杯,顯示地傾傾空杯,坐下來,竭力顯出毫不在意的樣子。

  周恩來一直平穩安靜,好象早忘了賭酒的事,一邊吃花生米,一邊慢斟慢飲,仔細品嘗著酒香,并且不忘聊天。時而問問部隊情況,時而很動感情地回憶往事。

  許世友卻時刻不忘賭酒的事,這事對他關系重大,關系到吹牛不吹牛,老實不老實。他不會慢斟慢飲,歇口氣,干兩杯,再歇歇,再干兩杯,并且總是要在周恩來望著他的時候用大幅度動作來完成。一句話,他不僅是喝酒,更是叫周恩來“看酒”,看看許世友是怎樣一條漢子! “總理,干了!”許世友將酒瓶子垂直向下,晃一晃,只晃下一滴酒。杯子垂直傾下,噴噴有聲,杯子干凈了。他響亮地咂一下嘴,將空瓶空杯放桌上,很文明地輕輕放。雖然臉全紅了,卻盡力不喘大氣,輕松地望住周恩來。

  “哦,我落后了。”周恩來拿起自己的酒瓶,朝杯里倒酒。這時,許世友忽然吃驚地睜大了眼:那酒瓶居然也成垂直,流出的酒只剩少半杯,又被周恩來不忙不迫津津有味地一吸而盡。

  該不是見鬼了?許世友一臉狐疑。他轟轟烈烈喝干一瓶,周恩來不顯山不露水,吃著聊著也喝干一瓶。會不會有假?可是千真萬確是原裝原瓶當場當面啟封開蓋啊,這還假得了?

  許世友像面對大海,突然感到深淺莫測,信心動搖了。

  “許司令,用你們練武人的話,咱們點到為止,好不好?”周恩來才是真正的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
  “不行,總理,喝一半怎么算好?”瞬間,許世友的酒勁涌上來了,豪興大發地朝服務員嚷嚷:“去,再拿兩瓶茅臺。”

  總理同水靜喝酒時,總理要第二瓶,水靜恰到好處地叫停;總理同許世友喝酒,總理想恰到好處叫停,許世友卻決不是水靜,興致一起就收不住了。

  “我看點到為止吧?”周恩來再勸。

  “不行,總理請客不叫喝好可不行。”許世友解開衣扣,“大干一場”地朝服務員喊一嗓子:“拿酒去!”

  服務員朝周恩來望。周恩來略一沉吟,大概是估量一下酒量,他辦事歷來謹慎,終于點點頭:“那好,再拿兩瓶。”

  服務員又上來兩瓶茅臺。

  “許司令,你拿一瓶。”周恩來慢條斯理嚼花生米。許世友臉上曾經閃過的一絲狐疑躲不過他。

  許世友自己開瓶,嗅一嗅,狐疑盡消,多幾分尷尬,好象已經敗了一場似地。喝酒還計較著怕吃虧,總理可根本沒在意別人是不是耍滑。

  “都一樣,我隨便。”許世友勉強作出不在意的樣子,拿過一瓶朝杯里倒。

  周恩來仍然是邊吃邊聊,慢斟慢飲不停杯。

  許世友仍然是干兩杯,歇歇氣,再干兩杯。

  總理本來是最喜歡痛快干杯的,他參加的大場合多,客人紛紛敬酒,他也頻頻干杯。這一次改變了習慣,不停地有節奏地喝下去,酒興起來了也控制著不像以往那么連續猛干,始終保持著節奏,始終保持著從容。

  喝酒喝氣氛,氣氛越好喝得越多。這是一次特殊的氣氛,周思來不像以往那么熱烈灑脫,話多笑多,許世友也不像平時那么豪放喧鬧,但他們顯然比平時都表現出有酒量。平時喝一瓶茅臺,總理會表現出幾分酒意,這一次怪了,始終不像有酒意。許世友平時喝一瓶也會酒意大發,今天也十分節制不要失態,只是每次干杯之后歇的工夫不斷延長,嘴角有時禁不住抽搐幾下。

  兩個小時后,許世友終于干掉第二瓶。他不再喊酒,只是搖晃著身子看周恩來。周恩來不說什么,將酒瓶朝酒杯垂直起來——那瓶子早空了。

  “服務員同志,再拿兩瓶來。”周恩來聲音像往常一樣柔和、禮貌,“看樣子許司令還能喝。”

  許世友笑笑,笑得艱難,笑得僵硬,好象臉上的肌肉麻木了。他的眼皮耷拉下來又竭力掀上去,又耷拉下來又勉強掀上去,目光茫然朦朧。

服務員第三次上來兩瓶茅臺,抿著嘴忍笑不住,看看周恩來又看看許世友。

  這次是周思來動手開瓶。

  “許司令,你要哪瓶?”他柔和地問。

  沒有回答。許世友點點頭,大概想說“隨便。”但他那粗壯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仰靠著椅子往下滑,往下溜。他想坐起來,可心有余力不足,不掙扎還好,一掙扎滑落更快,一下子滑到了桌子底下。

  周恩來似乎勝了,那種酒意便一下子涌上來,用豪邁興奮的動作嘩嘩地斟滿一杯酒。直到酒溢出杯沿,才停下來,舉起杯,身體也隨著站立起來,說:“許司令,起來,站起來。當兵的,活著干,死了算,砍掉腦袋不過碗大個疤。英雄喝酒,狗熊喝水,我請你喝酒你連面子也不給?太不仗義了吧……”說著,一口干掉杯中酒。

  這些話語都是許世友以往勸酒的常用語,今天被周恩來一一搬出。可許世友卻無法“英雄”、“仗義”、“給面子”了。他粗粗地噴口酒氣,說:“輸了!我,我給總理磕——頭!”

  周恩來一把扶住許世友。他也喝到了極限,站立不是很穩,卻以極大的毅力保持著清醒。

  “總理,我,我許世友,服了。今后,你,你指向哪里.我,我就打向哪里……”

  “又胡說。毛主席指向哪里,我們就打向哪里。”

  “對,對對。”許世友大事上還沒糊涂,望著總理重新說:“總理,叫,叫我死,我,就不活。我聽總理的:”

  “那么我告訴你,喝酒不能強人所難。桌子上不能放空碗,身后也不能站個監酒的。同志朋友間高興了,高興了,一起喝點酒,本,本來是好事么,你強人所難不是傷和氣嗎?”

  “我,我聽總理的。”

  人酒量有大有小,不要自己能喝就認定別人也能喝。不比當年了,人過50歲,身體素質下降,再那么亂喝要鬧出事呢。你也一樣,以后喝酒不許超過6杯,半斤。”

  “我,我自己喝,不,超過半斤。”

  后來,周恩來對許世友的孩子們也交待過,讓他們監督勸說父親,喝酒不要超過6杯。許世友基本作到了。偶爾逢了熱鬧場合,多喝幾杯也不忘解釋:“總理叫我自己喝不要超過6杯,今天是大家一起喝,多喝兩杯就多喝兩杯,不是我自己喝嘛……”

 但是,他文明而有所節制了,很少再喝醉,也不再強人所難,搞什么監酒罰酒。

免責聲明:
1、本文系網友投稿或編輯轉載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2、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或斷開鏈接!
※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客服
關于我們 - 服務指南 - 廣告服務 - 聯系方式 - 法律聲明 - 友情鏈接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版權所有:優質糖酒網 Copyright 2012 yyyzz.org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備案序號:魯ICP備06024556號 聯系客服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投遞稿件和展會合作聯系客服QQ:16933431

单机斗地主破解版